guyueshangao

旧梦重温之二:灰色城市

    没有阳光的城市,常年被灰色的雾气笼罩。
    一个上班族,手拿皮包,在灰色的街道上飞奔。
    我跑着,茫然地,却跑得很快,没有喘不上气的感觉,我也不想在四周令人窒息的雾气中大口呼吸。
    我跑进一座很高的大厦,进去前抬头看了一眼,玻璃幕墙的大厦像是无数废电视机拼起来的,顶层淹没在灰雾里。
    大厦一层里有很多人,大多西装革履,像我一样手拿皮包,有几个人看了我一眼,我也看着他们,哪个都不认识。
    这时人群动了起来,是电梯到了,原来我们是在等电梯,我跟着人群走进去,这电梯很大,能装几十个人也不显拥挤。
    电梯开始上升,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要去第几层,我只是静静地站着。
忽然电梯的一角亮了起来,原来那里装了一个很大的显示屏,发出嘶嘶的声音,电梯里的人们都抬头注视着,似乎在等待什么。
    屏幕里出现了一个赤裸的小女孩,大概十多岁,惊恐地看着我们这边,随后又出现了一个大汉,也是赤裸的,脸上戴了一个纸面具,他走近小女孩,然后压了上去。
    刺耳的尖叫在电梯里响起,屏幕中的女孩疯狂地挣扎,电梯里的人们露出害怕和惶恐的表情,大家都抓紧手中的皮包,颤抖着靠在电梯内壁上,我看着屏幕里的景象,觉得恶心,捂住嘴不让自己吐出来。
    尖叫声变成了凄惨的哭声,突然屏幕一闪,图像换成了一具尸体。
    已经有点腐烂的尸体,被一只戴着橡胶手套的手翻动着,又出现一只手,这只手拿着一把刀。方形的锯齿刀,没有丝毫迟疑地破开尸体的胸腔和腹部,然后在尸体一侧砍了个豁口,内脏全都流了出来。
    电梯里有几个人吐起来,我却反而不觉得恶心了,我看着那个屏幕,为什么没有人把皮包扔过去打碎那东西,为什么我不这样做?
    忽然电梯门打开,人们如释重负,慌忙涌了出去,我也跟着走出电梯。
    我来到一个像是办公室写字间的地方,找个位子坐下,身边的电话响了起来,我拿起话筒。
    话筒里是父亲的声音,他一字一句地告诉我:“刚才,你姑妈去世了。”
我放下话筒。
    心里似乎有点小小的悲伤,可是姑妈与我的回忆却全然想不起来。
    我站起身,决定还是不在这里待下去了。
    我不想再坐那个电梯,从一侧的楼梯走了下去,刚下了一层,我看到一道光闪过。
    我回身把脸贴近大楼窗户,就在外面灰蒙蒙的天上,一道火光正在炸开,我看着那火光,忽然有所醒悟:天上那些灰色就是所谓“恶”,它们刚把一架飞机毁掉了。
    我应该逃掉,在它们完全毁掉这个城市前,但我一动不动,我隔着灰蒙蒙的玻璃,看着那火光越来越亮,那架飞机朝我冲过来……


    大三时做的梦,那时雾霾还不是一个热词。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