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uyueshangao

旧梦重温之一:四云山

四云山是我做的一个梦。

    起点是我独自一人,从一座小桥上走过,桥下没有水,只有黄土色、灰土色和两色混杂的平房。时近日暮,不过按我醒来后的回忆,四云山里的时间是倒流的。

    我走的是一条上坡路,过了桥不久,就是一条盘山道。在山道上走,可以看到夕阳的方向,暮色如潮水般席卷山下的一切,它们一波波呈扇面的形状铺散开来,橙红色和晕黄色东一片西一片混杂在地面的阴影中,看久了会让人打呵欠,这其实是错觉,暮色正在退去,夕阳正在上升。

    山道的中途会出现一个转弯,从这里向下走会通向一片树林,林子很密,长满一种绿色阔叶植物,高及人的膝盖,叶片完全保持水平方向伸展,有时会向下滴水,它们层层叠叠地挤在一起,甚至把树挤开,让阳光射进一丝半缕。这里有时会显得阴暗,却不是因为阳光少,而是这里极静,风在叶片之间吹起涟漪时都没有半点声音。走到这里的时候,应该是下午时分了。

    穿过这片树林,无论向哪个方向走都会返回山道,从这里开始山道断断续续起来,但不难走,因为脚下有厚厚一层落叶,山道两旁也散落很多,石缝间夹满丹红和黄褐色。这段路很短,走过一个狭窄的拐角,就到了人间的尽头。

    四云山是四座苍翠的山峰,分成四角错落站立,氤氲雾气缠满山间。天气晴好的时候,可以看见从山间流淌出的云雾遍积山脚,堆成云海,一片绵实厚密的雪白,衬得屹立云海上的山峰本身倒显得缥缈不实;若天气阴晦,厚重的雾气几乎把山从头到脚裹了起来,四云山就成了一座倾泻滔滔云雾的巨大瀑布,入目只有从天到地直泻而下的无数云流云浪,难见山的真身了。

    四云山虽是彼此独立的四座孤山,但也可说是一个整体,原因就在于四云山只流云,不流水。

    这四座山的山腰间,浓密的云层雾障掩盖下,有一股从不落地的溪流盘曲缠绕,把四座山勾连在一起。这道溪流无头无尾,并不湍急,离山腰地面最低有五米多高,最高有二十多米,水流清澈却无鱼,可以看见山中树上花叶落入溪水,随水漂流一段后沉入水中,沉到水底又掉了出去,因此溪面下经常落英纷纷;若沿溪流而行,能见到山崖与山崖间挂起一条极长的透明银虹,离崖底足有十多层楼的高度,时有云气缭绕其间,仿佛巨龙穿山,蜿蜒盘绕,但远眺山间,只看见溪流从一峰绕过又缠上一峰,想要穷尽其末却不可能。

    四云山虽然已算是奇境,但还不是这个梦的尽头。山中虽大,不知不觉中也走过了,从这里再往上,就是雪山连绵,无数披霜挂雪的山峰,翻不尽爬不完,翻其中某座山的时候,梦就会醒来了。   

    我从12岁开始做关于四云山的梦,梦里总是只有我一个人,梦中的景色有时模糊有时清晰,却没有改变过,区别只在何时醒来。梦境越久越难维持,做到翻越雪山的程度只有两三次罢了。每年我都会做几次四云山的梦,也许做过更多,醒来后不记得的时候也是有的,但随年岁增长,这个梦拜访我的次数越来越少,去年只有一次,今年还没有过,我知道再不把它的影子留住就来不及了,也许今年就会失去。

    如果现实乃是虚妄,四云山才是现实,又有谁可追忆,谁去留恋?

    四云山的虚幻,是我的真实。


评论

热度(5)